钱汇娱乐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哈尔滨明令禁止消毒餐具收费 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近年来,餐饮企业向消费者收取消毒餐具费的现象在全国大中城市越来越普遍。各地消费者协会多次呼吁取缔消毒餐具收费,然而这条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霸王条款”依然随处可见。虽然只是一元钱的事,但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哈尔滨在全市范围内叫停消毒餐具收费,此举值得效仿。

  记者曾走访多家餐饮企业,不用消毒餐具就没得吃,“霸王”收费横行霸道

  2月中旬,记者走访了哈尔滨市许多餐饮企业,发现不少企业都在收取消毒餐具费。

  在香坊区海参小厨酒店,记者要求该店提供自备的不收费的餐具。酒店服务人员说:“我们只有收费的消毒餐具,没有别的餐具。”记者抗议说:“我不用这种餐具,总不能让我拿手抓着吃吧?”服务人员很不耐烦地说:“我们就这么规定的,你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一位消费者气愤地说:“这种现象愈演愈烈,一开始只在一些高档餐馆有,现在大小餐馆都这么做。最初一些餐馆还给消费者提供两种选择,现在干脆只提供收费餐具,逼着消费者必须用。”

  某贸易公司的黄总经理说:“我对这种收费很反感,但好多场合又不好拒绝,千百元的饭能请起,1元钱的餐具费舍不得出,怕朋友瞧不起。正是我们这种心态,纵容了餐饮企业乱收费。”

  “使用收费餐具,对餐馆来说主要有三个利好,一是可以省下洗碗的人工费,在哈尔滨一个洗碗工的月薪至少是1200元;二是减少碗杯摔坏的损失,消毒餐具的破损基本都是消毒餐具公司自行承担;三是还可从中赚到钱,一套消毒餐具的进价只有5—6毛。”哈尔滨香坊区一家火锅店的老板告诉记者,正是因为受利益驱动,大家才纷纷效仿。

  关于消毒餐具收费的投诉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是个值得反省的过程

  哈尔滨市工商局消保处处长王绪坤说:“虽然收费仅仅一元钱,但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餐具、饮具和盛放直接入口食品的容器,使用前应当洗净、消毒。酒店餐饮业向消费者提供经过消毒并达到卫生标准的餐具是其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也是消费者接受就餐的前提。另行收取餐具费用,侵犯了消费者公平交易权,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行为。”

  哈尔滨市工商局315投诉中心主任辛栋说:“消费者对餐饮企业收餐具费的投诉一开始很多,现在越来越少。”

  “关于消毒餐具收费的投诉从无到有,再到很多,最后到少人或无人投诉。这是一个值得令人反省的过程。这本来是件不合理的事,在商家互为效仿后变得普及。”王绪坤说,“这是消费者‘被潜规则’了。消费者不投诉了,说明对我们执法部门不够信任了。”

  再发现企业有收取餐具费行为的,罚款5000元,严重的可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

  3月1日,哈尔滨市工商局通过媒体宣布:坚决叫停消毒餐具费,如果再发现餐饮企业有收取餐具费的行为,工商部门将依据相关法规对其处以5000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责令其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哈尔滨市工商局随即开展了地毯式清查,鼓励消费者留存开有消毒餐具费用的小票,或用电子设备录音录像,以检举监督,并建立长效监管制度,防止“反弹”。

  哈尔滨市香坊区一家大酒店的薛经理说:“叫停消毒餐具费能提升本店的诚信度,能增加消费者对我们的信任和好感,这并不是损失。而且管理部门也应该加强对我们餐饮业的管理和规范,让哈尔滨餐饮行业的总体素质能有所提升。”

  哈尔滨市道外区的捷之洁餐具消毒设备有限公司经理张成文说:“现在每天出厂2000多套,以前最多的时候有3000—4000套。”但他对餐具消毒这一行业的发展前景有信心。“餐具消毒行业可以降低餐饮企业的成本,费用由餐饮企业承担是合情合理的,希望政府出台更细化的法规,一方面我们也有标准可以遵循,另一方面也能抬高行业准入的门槛,让餐具消毒行业更健康地发展。”他说。

  哈尔滨市工商局消保处副处长刘铁华说:“我们禁收的是消毒餐具费,而不是禁用消毒餐具,并非要打击这个行业。至于餐饮企业是选择购买消毒餐具,还是自买消毒设备,这是企业自主行为。”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消毒餐具并没消毒,有的餐具上还残留着脏东西

  “最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消毒餐具并没消毒。”“我们经常遇到没洗干净的餐具,有的餐具上残留着脏东西,有的还散发着一些异味。”采访中记者听到许多群众对消毒餐具的意见很大。

  王绪坤说:“消毒餐具流行好几年了,我们调查发现没有任何管理部门对消毒餐具的标准进行过规范,更没有任何部门对这项工作进行过检查指导。这很危险,对消费者的健康构成一些威胁。”

  “一些卫生条件不达标的小作坊采取低价策略进入市场,影响了行业总体水平。”张成文说。

  由于缺失标准,消毒餐具行业监管处于“线;哈尔滨玖隆餐具消毒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从开业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告诉他如何使用消毒餐具设备,哪些设施是合格产品,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卫生标准。既然国家没有行业标准,又如何确定公司的消毒餐具合格不合格?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他一直在向卫生监督部门申办许可,可卫生部门表示无权授予该类企业卫生行政许可。从2004年开始,根据《消毒管理办法》的规定,卫生部门不再对餐饮消毒服务机构颁发卫生许可证,一次性餐具消毒企业的监管就陷入了“真空”状态,只要工商部门颁发了营业执照,企业就可以营业了。

  记者从哈尔滨市政府法制办了解到,为了从源头上防止餐具消毒达不到卫生标准,解决这一领域的标准缺失问题,《哈尔滨市公共餐饮具集中消毒卫生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于今年1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哈尔滨市政府法制办政法文卫立法处处长王忠民表示,《办法》有望今年4月提交审议。刘铁华表示,很希望通过这次规范能促进整个餐具消毒行业和餐饮行业的健康发展。

  记者近日跟随哈尔滨市工商局消保处和南岗工商分局工作人员来到位于红旗满族乡长征村的哈尔滨玖隆餐具消毒服务有限公司车间。

  靠近门口的一名女工坐在小凳上,拿着一块抹布正在擦拭玻璃杯。据该女工讲,她将刚刷洗过的玻璃杯擦干,而后送到包装机上包装。记者观察发现,这名女工的一块小抹布擦了很多杯子也没有换过。当记者问为什么不戴手套、不勤换抹布,她的解释是她的手和抹布都是消过毒的,抹布湿了就会更换。但该女工20多分钟内一直未换过抹布,擦过的杯子装了好几个塑料箱。屋内只有一台消毒柜,虽通了电源,里面却是空的。

  刷洗车间内,六七名女工穿着家常衣服,腰间系着用塑料布自制的“围裙”,正在清洗餐具。清洗池里的水浑浊不堪,上面泛着黑色泡沫。在她们的脚下,摆放着很多回收来的尚未清洗的餐饮具,地上污水横流。她们用的是散装洗洁精去除油污,在摆放餐饮具的架子上面,还有一碟未用完的洗衣粉。靠门里侧,一盆污水摆在中间,两名女工正在做第二遍清洗。洗洁精清洗,抹布“烘干”,全部过程人工操作,这就是一些消毒餐具的“消毒”过程。


钱汇娱乐

上一篇:千年瓷都风采依旧(文化脉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