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汇娱乐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外卖餐盒我行我“塑”

  去年10月份,市发展改革委、市生态环境局联合印发《青岛市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到2020年底,全市城市建成区、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青岛最严“限塑令”生效后,记者暗访发现仍有人偷着卖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根据记者举报,市北市场监管分局执法人员及时赶到现场,查处了我市实行“限塑令”后首起销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违法行为。

  1月2日上午,记者赶到抚顺路蔬菜副食品批发市场二楼的日用品交易区,这里有一些餐具的经营摊位。在一家名为“汇通塑料包装制品总汇”的店铺里,店主指着架子上挂着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说,当天订货,当天就可以提货,“一大包500个,每包卖70元钱。”

  另外一家店铺里,只见架子上挂了一串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店员声称,这些发泡餐盒论大包卖,折合下来每个三毛多钱。

  “那些发泡餐具都不让卖,即便是卖的,也都是偷着卖。”一家店铺的店主说,前些年,发泡餐具还比较好卖,近几年来销量越来越差,PP、PET、密胺材质的餐盒成为主流。

  在记者暗访的半个小时里,发现有四家店铺里摆放着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不过,记者注意到时常有顾客前来交易区,但是走了一圈下来,没有见到有人选购这种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你是不是往工地上送盒饭的,前些日子工地上有人来买过,现在一般的饭店都不愿意用这样的饭盒了,也就工地上还有人在用。”一家店铺的店主这样说。

  记者注意到这些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都很简陋,盒子上很少有标识,不少盒子稍微一捏就碎了,不过有的发泡塑料餐盒上竟然带着“可降解”的字样。对此,有店主说,他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些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基本都是来自临沂、德州等地。”有店主说。当记者再进一步询问厂家的生产地址时,店主都不愿意继续讲了。

  随后,记者拨打了12345热线举报该处市场存在的情况,市北市场监管分局执法大队、敦化路市场监管所共3名执法人员赶到现场。

  记者与执法人员一同赶到“达富顺塑料包装商行”店铺里,执法人员当场查扣店里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并做了询问笔录,然后要求店主提供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以及其他塑料制品的进货凭证等材料。

  抚顺路蔬菜副食品批发市场二楼交易厅经理孙圣起说,“对于今天执法人员查获的业户,我们要给予200元处罚。对于在一个月内有3次违规的业户,我们要予以停业处理。”

  在南京路上的沙县小吃与黄焖鸡米饭店外,记者看到进进出出的外卖骑手拿着的都是一次性塑料餐盒。“现在大多小餐馆还是用这种塑料打包盒,我每天送餐40单,有近30单都是在用塑料盒。”外卖骑手小张说。

  在漳州二路的章佬记肠粉店,记者看到店里依旧使用着一次性塑料餐盒。临近中午,记者点了一份粥与肠粉,表示要打包带走,工作人员随即用塑料餐盒给记者盛装了食品,并在打包袋中放上了塑料餐具。当记者询问是否有其他材质的餐盒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店里的打包餐盒、塑料袋都是品牌统一定做的,尚无其他种类的打包盒。

  记者随后走访了南京路、闽江路、徐州路的多个小吃店及餐馆,在打包盒的使用上,部分商家仍在使用一次性塑料餐盒,而使用纸质餐盒和铝箔餐盒的仅为少数。其中,有商家表示没有听过“限塑令”的消息;也有商家坦言自己店内仍有许多塑料餐盒,待这些餐盒使用完后会考虑纸质餐盒或可降解的餐盒。

  随后,记者通过某外卖平台随机选择了3家餐馆,电话咨询打包餐盒的材质种类,其中两个商家表示是在用一次性塑料餐盒,一个连锁品牌商家表示在使用纸质餐盒。

  对于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可能造成的危害,青岛科技大学环境与安全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市政协委员李少香介绍,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是指以聚苯乙烯树脂(PS)为原料,在挤出机中经过高温加热熔融后加入发泡剂(丁烷)挤出拉片,将片材收卷后在通风潮湿的环境中放置再进行二次加热吸塑成型,制成的各种餐饮具如快餐盒、汤碗、方便面碗、生鲜托盘等。

  发泡塑料餐盒加工的过程中,会加入一些发泡剂、抗老化剂、填充剂等助剂。当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装的食物温度达到65℃以上时,助剂中的一些有毒物质释放出来,融入到饭菜里面。“这些有害物质进入到人体内,会加重肝脏、肾脏等器官的负担,容易引起肝脏疾病,甚至还会损伤神经系统。”李少香教授提醒广大市民,一定要避免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更不能放到微波炉加热或者盛放温度较高的饭菜。

  作为市政协委员,李少香一直关注着国内限塑令的推进情况,“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大塑料消费国,去年塑料消耗量超过了6000万吨,相当于人均42.85公斤。照此测算,青岛去年消耗的塑料总量超过40.7万吨。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青岛人均塑料消耗量呈现上升趋势,生活塑料垃圾污染问题应该引起充分重视,禁塑、限塑势在必行。”

  李少香认为,禁塑、限塑是一项持久工程,需要政府、企业和消费者一起参与,政府部门要尽快出台相关实施细则,执法部门要强化监督检查,企业也要多生产可降解塑料产品,消费者也要从自身做起,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量。

  “现在可降解塑料的成本相对较高,但是随着生产工艺的进一步提升,成本将进一步降低,随着人们对于可降解塑料认识的不断提高,绿色消费习惯将进一步养成,治理塑料污染也将不断取得成效。”李少香说。


钱汇娱乐